kirito

真相是假


    经过一年多的修养以后,王子异的身体好了差不多了。不过因为躺了四年落下不少后遗症,不过也没关系,毕竟王子异觉得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。领导考虑到具体情况以及避免家里人担心,王子异从刑警调去了文职,危险系数迅速降低,也算不错了。
     ……毕竟,他还是见证了弟弟堪称完美的婚礼。
 
    虽然当时心已经痛到快要停止跳动,但是看着帅气的弟弟和漂亮的弟嫂举办堪称世纪婚礼的现场,王子异觉得这才是蔡徐坤最好的选择吧。这毕竟是男孩子一生中最甜蜜的时刻了,起码蔡徐坤是幸福的。
   只要他幸福,那么自己伤心一点也没关系的。
  “毕竟我是哥哥啊,要让着弟弟点”王子异总是这样告诫自己,如同当年父母警戒他一样。

    而对蔡徐坤而言,生活依旧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区别,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是工作最重要,对待司菁菁也是不温不火的,司菁菁也不恼,她自己也有工作要忙,两个人一个月里见面次数不超过五次。
    其实,平时两个人的交流也很少。
    在家,蔡徐坤睡另外一间房,司菁菁睡在主卧,两个人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。
    当然,这只是私下。在朋友聚会还有家庭聚餐的时候,两个人还是装得十分甜蜜的。像足了刚刚渡完蜜月回来的小夫妇,在餐桌上打闹,斗嘴,让别人都以为小两口正温馨呢,一点都看不出来。
 
   尤其是在王子异面前。
 
   在真正喜欢的人面前,演技明明笨拙愚蠢漏洞百出,但依旧以一个别扭而诡异方式显得毫无破绽。
   王子异从来没有想过蔡徐坤和司菁菁这种貌合神离的感情,他觉得自己弟弟过得非常幸福,弟弟不会再知道他那份扭曲的“爱恋”了。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,蔡徐坤和他一样。
   

    今天是王子异最后一次去医院复诊了,蔡徐坤开车把他接回家,路上开始着断断续续的聊天。
    “你看你,还是这身短裤加白t”王子异揉了揉坐在驾驶位蔡徐坤的脑洞,染成黄色的发丝在手中划过,手心痒痒地却抓不住那一丝金发。
    “别动,会出事故的,再说这样穿有什么问题吗?”蔡徐坤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没有躲开王子异的手,稳稳当当地开着车。
    “也该染回个黑发,穿着成熟稳当了”王子异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太多太多,说话不再像以前急躁的加快语速,而多了一点冷静沉稳,也不知道是好是坏,“不然怎样让老婆迷上你的魅力啊”他这句话呢喃地很轻。
    明明不想说的,可是堵着心口难受,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。

   蔡徐坤的眼皮跳了一下,脸色倏地阴沉了一瞬,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泛白,衬得单薄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更加暗沉。
  王子异看着窗外后视镜的自己,脸上带着自己都不懂的苦笑,右手捏了捏左手的无名指,突然地说:“坤,我们去旅行吧”
  蔡徐坤脸色缓了缓,点点头轻声说“好啊,想去哪?”
  “挪威,去看北极光”
  蔡徐坤眼皮跳了一下,眼中竟忽然觉得酸涩,心 面明明疼得快要裂开了,却流不出一滴眼泪了。——这话是五年年前的承诺了,然而在一次次变故,次次的聚散离分之中,很早就已经忘了。
 
    如今被突然提起,倒好像是故意揭开他心里最不堪的伤疤一样。
    他从未跟子异哥提过,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,不知道有多少次,他脑海里无数次回放着那天在饭桌上的情形——那时明明是你给我的希望,你却亲手把它断送。

    那为什么今天要重新提起来?
   
    “……好啊。”保持着让自己的声音和平常没两样,甚至带着少有的轻快,蔡徐坤只敢回答这两个字。他不敢保证,如果再多说些什么,自己会不会真的崩溃。人类的崩溃,是会毁了一切的。
    可是蔡徐坤忘了啊,忘了王子异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,比他自己都要了解他——在他语调故作轻快的时候,王子异扣紧了无名指,无措的扯起嘴角,做出一个谁也看不见的笑,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

    还跟个孩子一样。根本就瞒不过人啊。

    “好啊,你定吧。”王子异像是倦了,身子往后仰,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,蜷曲的睫毛轻轻抖动。
    一年里,他和蔡徐坤的聊天大多如此——聊着聊着总会陷入尴尬的境地,王子异也无可奈何,弟弟结婚之后,他内心不为世俗所接受的扭曲爱恋被活生生埋进土里,他不能流露出一点,只能说着两个人都不愿意听的假话掩饰过去。
     少年人的炽热直白已经被消磨殆尽,只是到了这个年岁,持续了十多年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笔带过的。
     这便是最悲哀的事情,王子异根本无法摆脱这份情愫。
     王子异常常想,是该忘了吧?可是每每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心脏总是会不自觉的剧烈跳动。因为害怕王子异身体不好,父母根本不顾他的反对,强制让他住在蔡徐坤那里,说是兄弟俩这样不仅可以互相照顾着,平时还能够多聊聊天,不怕无聊。
 
     回到家,王子异病快快说了一句“我去睡一会”看也不看脸色铁青的蔡徐坤,回房睡觉去了。
    蔡徐坤坐在客厅沙发上,愣愣的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好久,把手机点亮,看着屏幕上那张多年以前的照片——那是去环球影城时拍的照片,自己还是年少时的眉眼冷淡,棱角分明,哥哥却在她身后拥着他,下巴磕在他肩上,笑得灿若骄阳,脸上满是年轻人的锋芒毕露。
    那时的手还是十指紧扣的吧。
    那时的目光也还是能够肆无忌惮的吧。
    太阳穴突突的跳,蔡徐坤皱着眉揉了揉,却听见大门被打开,是司菁菁回来了。
    “今天去医院,治疗还顺利吗?”司菁菁轻轻问。
    “挺顺利的,医生说好好静养会慢慢调理过来 。”蔡徐坤此刻并不是很想提起王子异的事情。
    司菁菁也不傻,看出了蔡徐坤心情不佳,斟酌了好些时候,开口问道:“徐坤啊,你有没有想过要领养一个孩子?”“嗯?”他诧异地转头。
    “婆婆公公又在催了,说想抱孙子…我知道你不愿意,所以想问问领养一个怎么样?”司菁菁苦笑,脱了外套坐在离蔡徐坤比较远的那一端,目光瞥了一下他手中渐渐暗下去的手机屏幕。
   本以为蔡徐坤会生气,但他只是叹了口气:“爸妈年纪也大了,他们有这个想法也正常……领养孩子我没意见,你看着办吧。”
   末了,他又轻声呢喃一句:“他很喜欢孩子呢”
   司菁菁知道他说的是谁,默不作声点点头,过了好些时候才说:“好,那我着人帮忙,领养年龄小一些的没问题吧?那样也不容易生分。”
   “你定吧。”蔡徐坤不乐意管这些事情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又对司菁菁说道:“子异哥想去看北极光,你一起去吧?”
    “我也一起?”司菁菁受宠若惊的睁大眼睛,旋即明白过来,笑着摇了摇头,“你是怕他看出端倪吧?”
     被戳破心事的蔡徐坤眼眸暗了暗,抿着嘴唇点头,司菁菁见状赶忙说道:“那就去挪威的特罗姆瑟吧,那边是最容易看到北极光的地方了。现在季节正好,看到的几率应该挺大的。”
    “你定吧。”蔡徐坤盯着手机已经黑下去的屏幕看了好久,站起身回到自己房间去了。这三个字,曾经是他对自己说的。

   飞机上,三个人都坐在头等舱里一言不发,气氛可以说是非常尴尬。王子异身体差,在飞机上容易不舒服,所以很快就睡着了,蔡徐坤给他盖上毯子,瞥了一眼司菁菁淡淡地说道:“你打算在那里待多久?”
    “当然是看到了北极光就回国啊。”司菁菁回
    “如果一直看不到呢?”蔡徐坤转过头看着她。
    “那就一直等啊。”
    “那你的公司呢?”
    “我觉得,”司菁菁挥挥手打断他的话,“你等了他那么多年,我等的不过四五天,不打紧。”她双手交握,慢慢笑了,竟和少年时的笑容相似。
    蔡徐坤愣了愣,垂下头。
    “谢谢””

    下了飞机后,三人马上前往特罗姆瑟的酒店,这里因为暖流的原因,即使在极北也还算是温暖。在这里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极光的,无论是在舒适的酒店房间,静谧的深山丛林,高山之巅,或是水上泛舟,总有一种观赏方式是你梦中的场景,总有一种景色让你终生难忘。司菁菁做了很多准备工作,把帐篷啊要饼干啊咖啡保温壶都准备好了,还有一箱暖宝宝。
    不过他们没有着急去登山看极光,因为开头几天的天气都不是很好,看到极光的几率挺小的,山上又冷,谁也不愿意去白受罪,就选择在特罗姆瑟这座城市玩了一圈,像什么极光马拉松。
    王子异说,他很久没玩的那么开心了,尽管这是异国他乡。
    蔡徐坤说,他很久没看见子异哥玩得那么开心了。
    到达特罗姆瑟的第四天,他们终于背上行囊出发了,目标上山看极光。山脚下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,称得上是一片人间仙境,不过爬山三十分钟,马上就能体会到温带气候和寒带气候的完美转换。蔡徐坤和司菁菁倒是没什么,就是王子异身体弱了些,爬得比较慢,两个人也照顾他,蔡徐坤陪在他身边,司菁菁走在前面。“呼……呼……好漂亮啊………没白花那么多力气……”王子异坐在一堆白雪上,穿着比谁都厚的衣服,里面还贴满了暖宝宝,脸颊被冻得通红,微微眯着眼睛,由高到低往下俯瞰,绮丽而纯净的景象几乎让他震撼的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 “是很漂亮。”蔡徐坤站在他身边,用同样冻得通红的手拍了拍王子异的脑袋。
     王子异抓住蔡徐坤的手,把手套脱下来,用自己手那并不明显的温度温暖那双冰凉的手,嘴凑上去呵着热气,一不小心擦到了手指又不着痕迹地把头往后撇开,固定了距离才继续呵气。
    蔡徐坤注意到王子异的动作,却没说什么,只是转 看着正在搭帐篷的司菁菁,轻轻说道:“晚上我和你睡一个睡袋。”
    “那司菁菁呢?”王子异也不抬头。
    “她自己睡。”
    “你们是夫妻,分开睡像什么样子?而且她还是女孩子!我又没什么啊”王子异呵气的动作变为叹息,自嘲的弯起嘴角——听到蔡徐坤话,心里竟然还是会有一丝高兴。
     “你怕冷。”蔡徐坤皱了眉,“我跟你睡会好一点,司菁菁没有意见的。”这样不容抗拒的语气并不讨厌,王子异一瞬间以为回到了少年时。
    “那,好吧。”

     夜幕伴随着飘飘扬扬的雪花降临,司菁菁说她忘了把单反拿过来,要下山回酒店拿过来,蔡徐坤本想说现在天色暗了还在下雪,下山不安全,却被司菁菁一个眨眼给怼了回去。这不是摆明了在给他和王子异制造机会吗?
    司菁菁下山以后,王子异和蔡徐坤并肩坐在帐篷前面,都盯着远方的星空,期待那一片星光璀璨。
    “我说,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弄个侄子抱啊?”王子异捧着保温杯喝着热可可,蔡徐坤转头看着他,氤氲的雾气从杯子里袅袅升起,在王子异长长的睫毛上凝成水雾。
    蔡徐坤想多看一会儿,趁那人还没发觉,一边盯一边回答:“侄子什么的还远着,我工作忙,暂时不想抱孩子。”
    “我可以帮你带啊。”没成想王子异突然抬头, 抬眼便撞进了蔡徐坤就快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里。两人竟还能红了脸,急急忙忙扭过头。
     “你身体不好,小孩子乱吵乱闹你要生气的,还帮我带,到时候别变成我带你。”言生嘀咕着,却被魔王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  
    我倒真想你带我啊。

     “你的孩子应该会和你一样乖吧?”王子异眯着眼看向他笑了。
     “人家都说侄子随舅,谁知道会不会随了你这个玩世不恭的叔呢?”蔡徐坤不甘示弱的挑眉。
     “谁知道呢。”
  
      两个人并肩坐着,动作和看着天边的表情都极为相像,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拳,几乎就快碰到一起了。
      要是放在十年前,两个人应该已经依偎在一起了吧?
      在蔡徐坤结婚以后,两个人之间的接触都在潜移默化的变少,甚至连眼神接触都会变得小心翼翼,哪怕是想靠在肩上歇一会儿,都会斟酌许久。
      然后告诉自己不可能。
     “你喝吗?挺暖的。”王子异把保温杯递到蔡徐坤面前,蔡徐坤点点头接了过来,喝了一口,可可浓郁的甜味带着淡淡的苦涩回荡在口腔里,他砸吧砸吧嘴,却被灌了一口冷风,咳嗽了起来。“当心点。”王子异拍拍蔡徐坤的后背,轻声笑,蔡徐坤一个劲儿的咳嗽,咳完以后连打了十几个喷嚏,脑子一下子就昏昏沉沉的,但又不像是生病了,慢慢的有些困意,抬头看了看沉寂的夜空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    他睡得不沉,听不见声音,但是感觉自己被人抱着,很温暖,很舒服的感觉。
    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,蔡徐坤闻到了淡淡的牛奶味香气,是子异哥身上的味道。
    唇上掠过柔软冰凉的气息。
    子异哥?
    子异哥抱他了?!
    他猛地睁开眼睛,看到的却不是那张清俊的面容,而是司菁菁——他正靠在她怀里。猛地推开司菁菁,蔡徐坤的脸色难看的可怕,他嘴唇咬得发白,虎牙几乎刺破了嘴唇渗岀血珠, 他的声音模糊颤抖:“怎么是你?!”
    “什么怎么是我?”司菁菁脸色似乎不太对。
    “没什么!”蔡徐坤恨恨的转过头,却看到王子异一个人坐在帐篷外面,看着天空上星星点点的光斑,背影显得单薄脆弱。
    蔡徐坤摸了摸脖子,后面有一块皮肤凉的心底发颤 。
    “北极光……看到了吗?”
  王子异转过头,咧开嘴角笑了:“看来我们的运气不太好啦,接下来几天都是阴雨天。”
  “北极光看不到啦。”


    我叫司菁菁,我的形婚丈夫名字叫蔡徐坤,他和我是高中同学,我挺喜欢他的,可是我清楚的知道,他并不喜欢我,更谈不上爱。他爱的人,自始至终都是他的哥哥,王子异。
    我下山拿单反,是为了给他们留下独立相处的空间,我回到那里的时候,看见王子异抱着蔡徐坤,心里忽然有一丝安慰。无论是蔡徐坤还是王子异,我都很心疼。
    我回来的恰是时候,天空上如同彩色绸带的屏障亮起,如同织女的霓虹布匹,绚烂璀璨,美不胜收我举起相机,按下快门,将兄弟两个和极光同锁进一张相片中。
     “你过来啦。”我没想到王子异已经发觉到我来 ,我急急忙忙放下相机,尴尬的道歉:“我不是故意偷拍你们的……”
    “我不是怪你。”王子异冲我笑了笑。
    我记得上高中时见过王子异一面,那个时候他的眼里满是少年人的轻狂恣意,还有对我满满的敌视,和如今这个温柔细腻的人啊,简直不是同一个。
     这根本不是时光蹉跎,明明是我的出现伤人,才让她们为了彼此改变了那么多。
     王子异抱着蔡徐坤,我看到蔡徐坤呼吸时吞吐的热气将他的耳根喷的微红,他的眼眶却不知为何跟着红了起来,眼泪扑簌扑簌的落下,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样顺着脸颊掉落,落进蔡徐坤的衣领。
    我想要揣摩出他的内心,不过只是徒劳。
    “你说,我是不是个骗子啊?”我看着他终于没在笑了,终是把眉头皱紧后哭得狼狈不堪了,他哭着问我这个我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。
    “骗子?”我无措的重复了一遍。
    “对啊,骗子。我明明从小就喜欢她,却偏要嘴硬逞强骗他,说我最讨厌他。”
    “我明明说好做完任务回来就跟他去看北极光,可是却在床上躺了四年。”
    “我明明……明明那么爱他,爱到想把他占为己有锁在自己身体里,却要骗我自己”
    “骗我自己说,我对她只是兄弟情”
    我愣愣的听他说着,他一边说,眼泪一边断了线,看起来想要下意识的扯起笑容掩盖什么,但是的嘴角再也挽不起来了。
    “我就是个骗子…”呢喃声太小,我只是模模糊糊听到了一些。
    他看着极光升起的天边,足足盯了半个小时,只言片语都没说,等到极光黯淡,他的眼眸也跟着失去光彩。
    “你抱着他吧,待会儿她该醒了。”
     我本想拒绝,可他看起来脸色越发苍白,摇摇欲坠,我  赶紧接过蔡徐坤抱着,迟疑着开口:“你到帐篷里去吧?”
     “不了。”他摇头,“我在外面再坐会儿。”
     那句“蔡徐坤会心疼的”我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,他拉住我,俯下身子在蔡徐坤唇上轻轻啄了下,抬头时又笑了。
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不想看到别人笑,只想让人哭趟
     “少年人善说谎话,一个眼神骗过天下……”我听见他轻轻哼唱着一首平缓而悲伤的情歌。
     这首歌啊,蔡徐坤唱过。在结婚的那天晚上。或者说,在王子异醒来的那天晚上。
 
    我一直想不通,蔡徐坤为什么要选择跟我结婚?他其实有能力继续等下去,他是一个为了王子异可以不择手段的人,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换王子异的一个笑容。
    要是说为了经济问题就嫁给我,我不信。
    我认识的蔡徐坤,不是那么没用的人。
    这个问题一年以来一直是我心里面的一个结,如今看着王子异,我突然找到答案了。哪有什么理由?不过是因为蔡徐坤自己终于意识到他到底有多爱自己的哥哥而已。
     王子异觉得弟弟该有一个好的家庭,蔡徐坤又何尝不是这样为他着想的
     这一次的旅途,终究没能看到北极光。我没有骗人。  
    因为我们都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。

    那张唯一拍摄下来的照片被我洗出来后,我把电子存档全部删了,悄悄的把照片放进王子异的枕头下面。既然他不想让他知道,那就这样吧。

   哦,对了,后来我们领养了个孩子,一岁多,很健康,很活泼,是个小男孩。
  蔡徐坤很喜欢这个孩子说:眼睛真像他。
  ……像谁啊?我不知道。
  王子异也特别喜欢这个小孩,惊讶的是,孩子也也喜欢他,总是喜欢对着他笑,真可爱。

  “孩子叫什么名字啊”
  “蔡司熠吧”
  “嗯好,真好听”
  “司熠……思异”